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回复: 0

燎香(二)

[复制链接]

2226

主题

2226

帖子

6722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6722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燎香(二)
      
   
    陈家有个摇煤的小场院,夏天生意淡,只有两个伙计在院中闲散的铲煤渣。
    大女儿香玉在墙边几棵杨树的树荫下和三个妹妹一起玩娃娃。伙计三强的小儿子白冬也跑来玩,和三妹妹胜儿挣恼了,一使劲把娃娃的手臂扯开了,里面细碎的剧花儿散了出来。胜儿害怕的哭起来,白冬的大哥白生看见了,过来就在弟弟的头上打了一巴掌,白冬也哭起来,香玉拉了妹妹,也拉着白冬,说:“看姐姐给补上。”然后坐在小椅子上,把散出的剧花慢慢的塞回去,拿了针线细细的缝上。缝好了放在胜儿的手里,用帕子擦擦白冬的脸说:“都不哭了。”两个小家伙就乖乖的不闹了。香玉嗔怪白生,“可不许再打人了。”白生十三了,个子长的猛,香玉十五,清瘦的身子模样生的很美,透彻的眸子,让白生看着心慌。她很温和,和谁都不大声说话。
    王白生被父亲送到施家的药铺去做学徒。他们一家四口租住在陈家的西房里。
    快过年了也是陈家最忙的时候,陈永泉就一个长子,下面是四个女儿,各个都帮不上他的忙。香玉和二妹妹蓝儿去街上看热闹,被白生一眼看见,隔很远喊她的名字。王白生陪施少爷出来买办,他和施少爷很投缘,象兄弟一样要好,“手指上起了密集的白点该如何治香玉姐姐,蓝儿妹妹。”香玉羞涩的看见有生人在不言语。“这是什么?”蓝儿好奇的翻弄白生手里的盒子。施少爷拿起一个盒子说:“这是我写的几个字,刚那去裱了。”“这有什么好看的。”蓝儿说,白生静静看着香玉,香玉斜扫着白生的手,还是不言语。“这是我写的对联,给你拿去贴吧。”蓝儿接过来,摆弄着,也不识字。
    三十晚上,大人都忙着推牌九,孩子们满院的跑着放花炮。香玉躲在墙角边,带着小妹妹英子,掩着耳朵看他们放炮,白生拿着个花布包,并排站在香玉的旁边,“香玉姐姐给你。”白生说。香玉接过来翻开看,是几张新鲜的花样子,和一小枝珠花。白生从包里把珠花拿出来,端详了一下插在了香玉的发髻上。英子歪着脸说:“大姐真好看。白生哥哥我也要。”白生从口袋里拿出一包糖给英子吃。香玉的脸羞得通红,转身要走,却被白生抓住手一把拉了回来,原来白冬在不远处放了个大炮仗。香玉的手柔软而细长,她挣脱了半天才从白生的手里拿出来。
    香玉十七那年, 秦四爷派人来提亲,让陈永泉震惊不小。这样一门亲事是他做梦也想不到的,把前来提亲的媒人都视为上宾。香玉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被秦四爷看见过。这样一个人,这样一个家世,完全是自己世界之外的。突然闯进来,带着不可逆转的力量。
    没有人问她的意见,她也没可表达的意见。婚礼没有排场,红顶的轿子从侧门抬进秦家,见过老夫人,大太太,二太太,她的生活就此封在了秦家的院子里。
    秦四爷很疼爱她,两年后虽娶了第四房姨太太,对香玉仍旧很好。
    两年来香玉一直没回过家,突然很想念起来。秦四爷同意她回家住一段日子。
    陈永泉为香玉特意收拾出一处独院给她住,家还是原来的样子,哥哥填了个儿子叫虎子。院场里还是堆积着煤块。小妹英子和她有点生了,已经知道害羞了,躲在胜儿的后面。
    住了两天陈永泉就劝香玉回秦家了,说家里都很好,不用她挂念,可香玉还是想再陪陪母亲和妹妹们。
    秋天了,小院子里的柿子树落着叶子,蓝儿已经睡熟了,香玉还没睡意,一只猫在墙上站住,香玉来到院子里想哄它下来。月亮很亮,香玉只披了件夹衣。突然有人从后面捂住了她的嘴,揽着她的腰,香玉被2016首届医师节——走进中科吓住了,挣扎着。那个人在她的耳朵边轻轻的叫了一声:“香玉姐姐……”香玉不动了,那个人也不动,就这么揽着她。虽然隔着很厚的衣服,香玉还是听见他咚咚的心跳声。不知道站了多久,一阵凉风吹过,香玉打了一个冷战。她摊靠的那个人才放开了手,慢慢的离开了她。等香玉有勇气转身,院子里已经就剩她一个人,那只猫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
    香玉觉得昨晚似乎是一个梦境,都是这么不真实。那个咚咚的心跳声,让她一阵心乱。她打算提前回秦家了。
    她整理好自己的东西,让蓝儿回自己的房间去睡不用陪她了。她很早就上了床,秋还是有点凉,她团在被子里听外面的风声。在似醒非醒中,她听见有人在叫香玉姐姐,这个声音轻而温柔,温柔的象正在搂住她的这双手,贴伏着她的脸的这张落泪的脸是这样熟悉。“白生放开我……”香玉推着他的手,可是推不开。“白生……”她叫着这个名字,眼泪不知道为什么也落了下来。
    香玉回到秦家,经常会在睡梦中惊醒,她害怕自己会在梦里喊出白生这个名字。特别是秦四爷在的时候。她试探的看秦四爷的表情,观察他对自己的态度,紧张的有了失眠的病。
    得知自己有了身孕,就更加的忧郁了。秦四爷非常开心,她就更加的慌乱。
    孩子出生在暑热的夏天,生的时候很是艰难,是一对女儿,秦四爷取名大的叫珏,小的叫玳。老夫人并不看好这对孩子,秦家历代都没有生过两个孩子的先例,大太太倒是很喜欢这对孩子,只是看着玳这么弱小,担心养不大。
    不知道是谁先在老夫人面前提孩子长的不想秦四爷。香玉知道了,就开始害怕别人来看她的孩子,经常命令下人关了院门。香玉越是谨慎越是招来别人的议论,秦四爷开始还没在意,可是慢慢也有点恼怒上海治疗白巅风最有效的医院是哪家了,突然去找香玉问。香玉被问的哑言,也不知道怎么辨白,就默默的哭。秦四爷看见香玉只哭不说话,又急又怒。孩子突然在小床里哭了,香玉拭着泪上前去抱,秦四爷正在气头上,听见孩子也哭,想着这个孩子竟然可能不是自己的,一掌推在香玉的肩上,骂道:“你还抱!”谁知道香玉已经把孩子半抱起来,还没搂住,被秦四爷一推没了重心,歪倒在地上,孩子也被摔了出去,血流了满脸,没了声息,香玉晕了过去。
    孩子还没死,由于年龄太小,伤的又重,秦四爷请遍了名医来治,大家都觉得这件事闹的有点大了,老夫人也训斥秦四爷不该空穴来风。
    香玉醒过来,就再没说过话,她搂着玳一直拍着,谁也不能从她手里接过去。
    老大夫被下人送出去,珏被养在单独的一处房子里,大夫说如果过了今夜孩子还不醒,那就没救了。
    夜刚过了三更,小丫头大声叫喊着去向秦四爷报告,说孩子不见了,她似乎听见了孩子的一声哭,正高兴跑去抱,发现孩子已经没了。
    香玉搬出了秦家,似乎也搬出了秦家所以人的记忆,她没有存在过,她的孩子也没有存在过,象阵风吹过的空场,卷落着尘埃,卷飞着尘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omsenz Inc.

GMT+8, 2019-9-17 09:15 , Processed in 0.055296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