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回复: 0

色诫

[复制链接]

5878

主题

5878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7744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色诫
      
   
      若不是脸色明媚,怎么会想入非非。她在看到那张照片的第一眼就喜欢上了这样的面容,轮廓分明,却又带着暧昧。她把照片打印了出来,仔细端详着照片上的这个男人,他叫悯天。
      
      有过很短时间的交谈,有时候她会在电脑的这一头开了视频,然后对着另一边做鬼脸。悯天叫她宝贝,他说宝贝,你是我想关心的人。若在平时,苏盈必然觉得这样的男人肤浅而无趣,但她饶有兴趣地跟他谈论所有,也包括前后经历的两段感情,一段纯粹是儿戏的恋爱,另一段则是刻骨铭心的伤痛。
      
      悯天轻轻地对她说,嘿,来杭州吧,我想见你。
      
      从小,苏盈就很叛逆,她喜欢做别人不敢不愿去尝试的事情,于是她淡定一个好字,她对悯天说你等我。
      
      收拾起行装,几张CD,一本书,几张纸和一支笔,在夜色里离开了上海。常她习惯于这样一个人的旅行,随时可以出发,无须顾及时间地点人物又或者是否有人陪伴。点了一支烟,然后熄灭。终究没有办法喜欢这座城市,虽然适合生存但不适合生活。
      
      旅行,若是灵魂的宿命,谁也不会抗拒。那个夜晚,火车车厢里混杂了各种味道,她坐在风口,隐约地冷。即使是深夜,依然不断地有人走来走去。拿出随身带着的笔记本写下了两个字屯溪,无论去哪里,她都会带着,略泛灰色的纸张,用水笔写上去会化开一点,再看便有了记忆的味道。习惯了写下看到的一切值得的东西,然后记录去过的地方。
      
      这一夜,苏盈半眯着眼,她终究警觉,在陌生的环境里。漆黑的夜晚,车厢内的灯反差得刺眼。对面坐了个外国人,用左手写字。他在一张纸头上画了上海的一些建筑,比如东方明珠,金茂大厦,不写实,带卡通的味道。于是她带着患者预防白癜风要怎么做欣赏的眼光看着他,她问他那上面是不是画的外滩,他点头。一瞬间她的心里开了花,如向日葵一样灿烂,记忆里和秦散一起去过的外滩。
      
      秦散是苏盈的一个劫,他们很爱,却终究是一场错爱。去外滩的那个下午,天晴得异常。秦散拉着她的手从一头走到了另一头,始终没有放。苏盈从未听他言及爱,但她是个聪明的女子,若是暧昧的感情就只能暧昧,一旦清晰变意味着分道扬镳,那么能纠缠多久就继续纠缠吧。秦散能给的,也就这么多,而苏盈想要的白癜风遮盖药都有哪几种,会越来越多。在外滩,秦散温柔而缠绵地吻她,她大概是个太没有安全感的人,这段感情没有什么索取也没有什么回报。一直到有一天,秦散约她在外滩见面,一个阳光灿烂的下午,他抱起她原地打转,似乎总是这样不断重复然后分离。他对她说为了你可以不顾一切,一直向前,因为我知道你就是我幸福的方向。只是说是如此,秦散并不会为了她放弃自己的女朋友。
      
      然而那天,是最后一次见面。她选择了从这个男人的生活里彻底消失,搬家,换掉所有的电话号码,抹去了痕迹。秦散给不了他未来即使千金散尽也依然如此,她厌倦了一个男人分饰两角却依然乐此不疲。
      
      但,终究是有回忆的,无论多模糊。这一段旅程他们曾经一起走过,现在只她一人,想到这里,苏盈笑了。
      
      快到屯溪的时候已经是早上8边,连绵的山不断蜿蜒,没有尽头。右边车窗很亮,是日出。苏盈看到一阵明亮,她在镜子里看到一夜未眠的脸庞,依然有孩子气的纯真,没有阴暗。有太多人猜测过她的年龄但没有猜对。
      
      她来这里,为了遗忘。老街,有秦散的笑容,他一脸明媚背起她,旁边纯朴的农家人指指点点偷偷地笑。老街,有秦散的声音,他喊她,别走丢了,然后一把拉过她的小手,轻轻敲她的脑袋。
      
      苏盈找了家小店,里面有好吃的小吃,惹人喜爱,她便坐在里面打发时间,和老板娘聊聊闲话。这一带,店铺鳞次栉比,建筑古相典雅,从小店出来就只是漫无目的地走,想起杭州的悯天,于是消息他:嘿,下午我从屯溪出发,来杭州。
      
      悯天的消息很快回了过来:我来接你?
      
      不用,到了我会告诉你。
      如何才能有效的远离白癜风危害
      来过了,就足够了。当起程去另一个城市,也就是埋葬了对秦散的感情,心中留下位置给他,深处不得而知。
      
      汽车站离火车站很近,一样有许多人在拉生意。苏盈买了最早一班去杭州的车票,大约是3点开。卧铺,有限的车位,分上下。她拖了鞋子,爬上自己的位置,安静地看着周围不一样的脸庞。
      
      车子开动,放着煽情却很难看的MV。她有些厌恶地掉转头去,有个男人对司机说,能不能关轻一点。好在司机也觉得对不起乘客的耳朵,很自觉地关掉了电视机。
      
      盘山公路,一直不变的风景。苏盈觉得很疲倦,慢慢随着颠簸入了梦,偶尔醒来,看窗外,却还是山连着山,并不宽敞的公路上时不时会有车子迎面而来。
      
      四个多小时,天越来越黑,苏盈并不知道外面是什么地方,看见满天繁星,一下子来了精神。其中有一颗很亮,一直跟着车子跑。她快乐地闭上眼睛,是的,杭州,我就要到了。
      
      再次睁开眼睛,只见外面写着另一个区号,于是拿出手机查询,显示了两个字:杭州。这样雀跃的心情,让她在到达的那一刻无法挽回地爱上了这个城市。平静温和而大气,汽车站涌动着很多人,但那并不影响她的情绪。
      
      她对司机说,麻烦你带我去庆春路国际青年旅馆,谢谢。一如她在这里生活了很多年。
      
      办理好所有的住房手续,她洗了个热水澡,旅途的疲顿再所难免。悯天的消息很及时地发来问她到了没住在哪里?
      
      这个男人,有同样的冲动,他叫了出租车在第一时间敲开了她的房间。
      
      你是苏盈吗?
      是。
      我是悯天。
      我知道,她嫣然一笑。
      出去走走吗?
      好。
      
      悯天看起来很开心,他说我带你去护城河边走走。
      
      苏盈微笑着说好,这里我不认识。
      
      杭州的夜晚很是安静,不多的人不多的车。悯天拉起她的手,你这个傻瓜,一个人跑哪里去了?
      
      我不是跑这里来了。她看他的侧面,竟然与秦散有一丝相象。
      
      走过一座桥,他们在河边坐定,面对面,彼此观察着对方的样子,好象要把这一切刻在记忆里一样。
      
      火车呼啸而过,离得很近,悯天忍不住吻了她的嘴唇,她有些忘情而不能自拔。太久,没有过男人亲吻,上一个便是秦散。悯天把她抱在腿上,他动情地看着她,苏盈,你的伤还痛吗?
      
      被一个男人吻着的时候想起另一个男人,未免有些讽刺。苏盈于是摇摇头凑近他说,悯天,我早已经不想了,他已经是过去时。于是微微撇转头任凭悯天轻吻她,一点一滴融化过往。天气已经渐渐转暖,只是夜晚还透着丝丝寒冷。人是有欲望的动物,无关陌生还是熟悉,发生什么都是可能,他的身体需要她,直接而强烈。
      
      天旋地转,一瞬间。她的眼角划过一滴泪水,她说我爱你。悯天说我也爱你。
      
      她脑子里一闪而过秦散的脸,她熟悉的微笑。
      
      要知道,眼角眉稍不是一场误会。
      
      秦散,我一直都爱着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omsenz Inc.

GMT+8, 2019-9-17 08:56 , Processed in 0.059963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