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0|回复: 0

病房楼

[复制链接]

1112

主题

1112

帖子

3390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390
发表于 2019-8-14 17:25: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文集】【作者资料】共计2289字






病房楼
——过晓寒轻


  

  单位改革的那段时间病房就像一个迷乱不堪的战场

  老楼被扩宽的景观路毫无保留地拆了,毁灭远远比建设要容易的多,老楼倒了的时候,新楼的方案已经在领导的办公桌上等着审批了,可是据常规这样的审批、核实怎么也得上请示下研究,或许还要等到酒足饭饱、一声满足的饱嗝后才能宣布大楼奠基开始。

  建新楼是不能急更不能催,常常听到这样一个说辞:豆腐渣工程,你如果催了把人惹急了,别说豆腐渣了,连豆浆都能给你整出来。

  单位改革不仅仅是拆楼和建楼的事,更重要的有一大批到了年龄要退休的职工,她们要离开工作岗位,这不能不说是个巧合,一次退休那么多,多得几乎影响了正常工作。这对医院无疑是个打击,让留下来的人面临着前所未有的遭遇。

  楼可以慢慢等,人也可以慢慢再招,可病人却不能等,整个病房被塞得满满的,病人可不管这些,该生病的时候依然生病。病人来了,你不得不接待,接待了就要好好安排。没入院时,你跟他说加床住走廊,条件太差,又吵又冷。他会非常悦目地说:不怕,我相信你们,就愿意睡走廊。你被他的信任所感动,如白癜风医院有几家这样告知预防果不让他住下倒显得自己太冷漠了。于是安排住下,选择最厚实的棉被、并用屏风遮挡。这一切你都是精心精意地在做,他也是千感谢万感动的。

  病房人多,声音自然就大,住病房里的不听,可以关上门,走廊里就不行了,无论爱不爱听,都会毫不保留的传到耳朵里。于是刚刚进来时懂情懂礼的人,此刻就没那么好脾气了。埋怨声指责声就像一直闷在地窖里的酸臭之气,冲破了地窖的门,全部宣泄出来了。

  你不能跟他反驳,更不能说当初是你同意的。如果你要是这么说,他肯定会如踩到了弹簧般跳起来,甚至会指鼻大骂。他把一切都归功于不懂:不懂自己的病情有多重、不懂病房有多吵、不懂为什么你们医护人员总是在他床边来回的走动,有时还推着吱吱嘎嘎的小车……你能怎样,只能听着,然后咧着那已经累垮的脸,微笑着道歉,然后坚定地保证在最短的时间给他一张门里的床。

  那时的护士长很年轻,刚刚过三十,一个矮个子的玲珑漂亮的女孩,她是我的好朋友。

  一天加班很晚后我们一起回去的路上。她突然笑着问我:

  走在来回穿梭的车海里,你想做什么?

  我疑惑地看她,不敢相信她的问话,因为答案在我心里是确定的。

  她见我那样看她,笑着说:

  不要这样看我,我不会那么做的。不过真的怕哪一天这个想法特别强烈了,自己也控制不住自己。说这话的时候我看见了她眼里的泪,那泪在黑夜的灯下是那么的晶莹,我的心里白癜风治愈后应该吃什么水果也一阵酸涩。

  哭吧!哭出来就好了!

  能哭吗?别人可以在你面前哭,可以在你面前表现痛苦,也可以在你面前大声地笑。而我们呢,我们能做的只能隐藏疲倦、隐藏不耐烦,然后微笑面对那一张张因病痛而扭曲的脸。

  牢骚可以发,但是却不能带到工作中去,你可以流泪,流完了眼泪擦干又一个微笑的脸。

  青春的记忆里永远是一件白衣素裹、一头光洁的发髻、一双终年被消液侵蚀的像老榆树皮的手、一张因熬夜而透支了岁月的脸。

  我一路听她用一成不变温婉的语调述说着,这是个职业性的语调;分手的路口我一直望着她的背影,那是一个疲惫的几乎迈不开步伐的背影,这不仅仅是身体的疲乏,更重的压力在她的心里,她北京白癜风公益活动"青少年白癜风防治援助项目"正式启动在负重,用矮小的身躯驮了一个高过能力的重担。我心里感到一种慕名的惆怅。

  累,这是那时工作中感受最多,也是听得最多的一句牢骚话。护士长虽从来不说,可是她却用另一种肢体语言告诉了我。

  再累,工作依然要继续。

  因为病房紧,最后领导决定把楼下一层办公区的房间屯出来做病房。既可以解决病人的入住,又可以多赚些钱。毕竟少了将近一半的病房也少了一半的收入啊。

  开源节流是那个时期领导说的最多的一个词。

  病房是多了几间,可是医护人员又怎么安排,毕竟那是两层楼啊,一个值班人员又怎么可以顾及过来啊!

  领导还是一样强调:困难是有的,可是困难要靠大家克服。

  就这样那个如战场的病房又多了一个阵地。我们的脚步每天都急促地把那层楼梯踩得泣泣呻吟。

  什么是职责,就是即使你累断了腿也不能问白癜风多休息能自愈不忘了的使命。尤其你面对的是生死,是自己的良心。

  那时留给我的记忆是又乱又累,可是除了这些还有一种温馨。

  那就是齐心协力。

  同事间没有一个人因为劳累而退缩、琐事而请假。如果我说挂着输液瓶工作,肯定有人会说是老掉牙的例子。可是在当时确是个感人肺腑的场面,因为过度劳累,抵抗力下降,同事们都相互传染上了感冒,不可能都休息,安排谁休息都不愿意。于是办公室里就出现一边输液一边工作的情形。这不是表现,是一种相互支撑的精神。有了这个精神我们才度过了那个艰苦的岁月。

  医护工作不似其他的工作,今天不做,可以堆到明天完成,病人可不行,无论你病了还是累,但是该做的治疗一样不能少,分秒必争的抢救必须付出高过体能数倍的精神。

  曾记得美国一家急救室的住院医生说过他们工作的情形:他们的抢救室就是一个战场,即使没有病人,也要高度戒备,不能休息,因为过分疲倦的身体在应激后一旦歇下来很难恢复体力。他们在没有抢救任务的时候就去爬楼梯,一直保持高度的兴奋状态,直到下班为止。

  病房的大楼没有我期盼的快,却没有传闻的慢。它一天天成长,最后高过了旧的、高过了我的想象树立起来了。或许是它要承载很多的病体和呻吟声,所以它是健康的,没有担心的创痛和脆弱。这是欣慰的,是走过那段艰辛的另一种温馨。

  现在就在新大楼里工作,新楼的外观和内在都是一样的让人有信心和安全感。或许因为这些,病房的病人也不再埋怨和责备了,我们的笑脸也不再僵硬了。

  走出病房,面对阳光时,身影拖得很长,却也不再软弱无力了。

  这就是一种环境的改变,影响了心境的反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omsenz Inc.

GMT+8, 2019-8-22 20:09 , Processed in 0.084021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